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HIFI音响网_最权威的hifi音响与音响diy技术交流平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雅思 >

靛蓝金刚鹦鹉

发布日期:2021-12-17 19:25   来源:未知   阅读:

  这种鹦鹉的族群一度下降至难以回天的数量,多亏保育生物学家没有放弃拯救行动,才让如诗的鸟影重新在巴西立足。

  多数人提到巴西的森林都会想到浓密湿热的丛林。但,很少有人知道其东北部干燥易旱,而且是荆棘灌木林的天下。虽然这种被称为卡丁加(caatinga)的灌木林看似荒芜又不适合居住,却跟亚马逊雨林一样都是巴西特产,而且出人意料地拥有丰富的特有野生动物。

  我在1990年探索了这座干枯多刺的树林,目的是寻找小蓝金刚鹦鹉(Cyanopsitta spixii)。当时我与国际鸟类保护协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Bird Preservation)合作(此单位现已更名为国际鸟盟),负责拯救濒危鹦鹉以防灭绝,而小蓝金刚鹦鹉可说是最稀有的一种。我们当时对小蓝金刚鹦鹉族群的惨况已有心理准备,但得知实情时仍无法掩饰心中的震惊,当时我跟巴西同僚伤心地做出判断:野生的小蓝金刚鹦鹉只剩下一只寂寞的雄鸟。

  南美洲美丽的蓝色金刚鹦鹉有四种被列为亟需保育,其中一种就是小蓝金刚鹦鹉。事实上,住在更南边的灰绿金刚鹦鹉(Anodorhynchus glaucus)极有可能早已灭绝。体型最大的紫蓝金刚鹦鹉(Anodorhynchus hyacinthinus)以巴西内陆为主要栖地,例如潘特纳尔湿地(Pantanal seasonal wetland),它们的情况稍微好一些,但是数量也已减少到只剩几千只。

  第四种是靛蓝金刚鹦鹉(Anodorhynchus leari),长久以来我们只能透过博物馆的标本与人工饲育的靛蓝金刚鹦鹉来认识它们。跟灰绿金刚鹦鹉和紫蓝金刚鹦鹉一样,靛蓝金刚鹦鹉也拥有轻松咬碎棕榈果实的巨大鸟喙、长尾巴和优雅的长翼。

  靛蓝金刚鹦鹉原本跟小蓝金刚鹦鹉一样被认为早已灭绝,但是这个想法在1978年遭到推翻。巴西动物学家赫姆特齐克(Helmut Sick)花费了数十年进行观测,终于成功找到靛蓝金刚鹦鹉的野生族群。

  1990年我与赫姆特在里约热内卢碰过面,他娓娓道来自己对靛蓝金刚鹦鹉锲而不舍的追寻过程。为了在巴西东北部探寻这个物种,他从1964年开始考察了好几次,搜寻的面积范围比法国还大,终于在14年后发现了靛蓝金刚鹦鹉的踪迹。

  赫姆特在一个叫做拉苏达卡塔林那(Raso da Catarina)的偏远地区找到靛蓝金刚鹦鹉,这个地方位于干燥崎岖的巴伊亚省(Bahia),离我们发现于世仅存小蓝金刚鹦鹉的地方不远。他形容这块荒凉地为“远离文明蹧蹋的处女地”。那里没有道路,地形崎岖到连性能最好的四轮传动车都难以征服,所以赫姆特只能骑马进行搜寻任务。

  1978年,他巧遇才刚猎食一只蓝色鹦鹉的猎人,幸运的是猎人保留了几根羽毛。当时赫姆特才刚去过智利的圣地亚哥动物园,并且仔细研究了靛蓝金刚鹦鹉,写下详尽的笔记与各项测量数据,因此他一看见猎人给他的羽毛,就知道自己找到了宝藏。

  1978年12月31日,赫姆特终于在一片陡峭的红色砂岩悬崖找到数量约60只的靛蓝金刚鹦鹉族群,它们在这里栖息和筑巢。

  这群金刚鹦鹉长期面临猎人的威胁,其中之一就是差点把小蓝金刚鹦鹉消灭殆尽的猎人。靛蓝金刚鹦鹉价值非凡,在那个年代的卖价就高达每只一万美元,对猎人来说是一大诱因。常见的陷阱是在靠近悬崖下方架设捕捉网,靛蓝金刚鹦鹉要飞走时会被网子缠住,猎人只要直接把网子拉上来,就能把它们送到世界另一头的收藏家手中。

  威胁靛蓝金刚鹦鹉的不光是猎捕压力,它们主要的食物源头:利科瑞棕榈树(Syagrus coronata)也面临生存威胁。利科瑞棕榈树遭到大量砍伐,改造成牧草地;周期性的野火也减少了利科瑞棕榈树的数量。我们只观察到寥寥可数的靛蓝金刚鹦鹉在交配繁殖,而且从畸形的羽毛看来,近亲交配恐怕已经造成伤害。虽然后来又发现一个数量较少的族群,但是总数量依然少得可怜。(摘编自台湾联合新闻网 文/东尼朱奈普(Tony Juniper) 译者/骆香洁 原载于《BBC知识国际中文版》第39期)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Power by DedeCms